容与兮归

壚邊人似月
皓腕凝霜雪

千我超短小剧场

来自旁友生日party的脑洞
————————————————————

班里有人过生日,寿星买了个大蛋糕和同学一起庆祝。许霁和易烊千玺也跟着和他们闹腾。
原本都还正正经经地分着蛋糕,结果不知道谁嚷嚷着要把奶油糊到寿星脸上并且付诸了行动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切蛋糕了。许霁和易烊千玺在一旁端着蛋糕看着他们打闹,然后笑着笑着……易烊千玺就被糊了满脸的奶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许霁在旁边笑到不行,丝毫没看见易烊千玺逐渐变黑的脸,“哈哈哈哈哈……我去!”许霁笑不下去了。易烊千玺那小王八蛋趁着她笑的时候一手抓起一坨奶油,然后一股脑地糊了她一脑袋。
“易烊千玺你丫给我站住!!!”许霁端着两盘蛋糕追着易烊千玺跑,却怎么也追不上那猴子。她气得把左手的蛋糕往易烊千玺那边一扔,“啪”,易烊千玺左边脸上全是奶油,头发上也沾了些。然后她右手一扔,易烊千玺就被奶油正面up了,奶油撞到他身上的时候爆开,炸了他一身。




玩了好久好久,大家都闹够了,教室里所有的纸巾也被扫了个差不多。易烊千玺看着身上被炸得像斑点狗一样的校服,叹了口气,认命地去厕所洗脸。
等他回来以后,许霁早已经干干净净地坐在他后面,一点不像刚才疯过的人。
易烊千玺脱下外面的校服,对着许霁叹口气:“我去,这我今天刚换的校服,我昨天才洗的头。”他一边抱怨着一边用纸擦着脸上的水。
“哈哈哈叫你搞我。”许霁笑,“那什么,你这儿还没洗干净。”说着她比了比自己的耳朵。
“这儿?”易烊千玺擦了擦,结果没擦到地方。
“不是,这儿。”许霁又比划了一下。
易烊千玺看着面前的人胡乱比着,又不知道到底是哪儿,就直接把纸巾递了过去,然后自然地转了个方向等许霁帮他擦。
许霁那叫一个一脸懵逼。卧槽你又撩我,我晚上还想写作业呢哥。
结果还是老老实实地给易大爷清理着奶油。
一下,两下,三下……她手抖着给他擦干净了耳朵,要擦头发了。
顺着毛,一下…两下……我去怎么擦不掉(´°̥̥̥̥̥̥̥̥ω°̥̥̥̥̥̥̥̥`)许霁躲着哭。
逆着毛,一下…两下……头发一点点被纸巾撩起来,露出一点点头皮。卧槽好苏,怎么就干净了,我还没看够呢。许霁继续哭。



结果那一整个晚自习许霁愣是什么作业也没写,脸一直通红。

今天上午滴眼药水,我同桌正在和别人互相伤害。
我朋友正好也在看。
然后我就对她笑了一下,然后——
她也是没管上课铃响,愣是从座位上跑出来看我。
她坐靠墙的地方,出来要经过两个人。然后她要是要来我这里,还得从讲台上过。
她跑过来看我好久,冒出一句:“你是滴眼药水了是啵?”
“嗯。”
“妈的老子还以为你哭了。”

我谢谢前几辈子的我一直干好事,让我交到这么个好朋友。
我三生有幸。

千我超短小剧场

易烊千玺和许霁结婚两年以后,终于发现怀上宝宝了。
那啥,事情是这样的……

一大早,易烊千玺搂着怀里软绵绵的老婆,打算着要开始他的“恩爱从早晨开始”的大计,结果才几个深吻下去,许霁就突然推开他说:“我觉着不成。老公,我们得为我肚子里的这个娃着想,不能让它看到啥不该看的玩意儿。”好家伙,一听自个儿老婆说肚子里有宝宝,他激动地连那啥也不想了,捞起手机就用微信给所有人发了个“老子有后了!!!”,就连自家老婆都没放过。

那接下来的好几个月里,许霁那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怀孕的人脚肿起来挺正常,但是在易烊千玺眼里那可就不正常了:“医生,那什么,我老婆脚怎么肿起来了啊,要紧吗?是不是需要按摩啊?怎么办啊?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吗……”总之许霁是不能理解,孕妇的正常生理反应在他眼里咋的就成绝症了。不过就算他成天紧张兮兮看得她挺烦,但至少从怀孕到临盆我愣是一点家务都没做。

生宝宝那天,易烊千玺本来好不容易说服医生让自己进去陪着老婆,结果他一边牵着自己老婆的手让老婆别紧张,一边自己抖的跟个筛子似的,最终还是被医生一句“家属要不要考虑出去一下,我们工作很不方便”给赶出了手术室。

几个小时以后先出来了一个医生,对着外面的易烊千玺说:“恭喜你,是个小千金。”
易烊千玺可算松了口气。

许霁醒的时候,自己已经在病床上了,易烊千玺正在旁边逗女儿玩。“老公,我要看看孩子。”
易烊千玺听见老婆醒了,老激动了:“老婆醒啦?辛苦我老婆了,给我生了个小姑娘。”说着就把孩子推到了床边。“要不然就叫易容与怎么样,‘聊逍遥兮容与’,让宝宝生活得逍遥自在,好不好?”
许霁瞥了眼小孩儿,又看见易烊千玺:“唉,我可算是失宠了。”
“谁说的?在我心里老婆最大。”
“You swear?”(你发誓?)
“I swear.”(我发誓。)

千我超短小剧场

企图用千我小段子炸出乃们的我(◍•ᴗ•◍)ゝ
——————————————————————————————

许霁和易烊千玺认识老久了,关系也是贼极好,按着许霁本人的话就是“就算咱俩性别不同又咋的了,上课作业绯闻八卦两普印度……管他啥玩意儿都不能阻挡我们这两颗想要放学一起撸串儿的心。”这话说的是不错,不过放谁眼里都晓得许霁心里有个独一无二的易烊千玺。

高三了。高中最后一次元旦联欢晚会。
负责采买零食的是生活委员,一个快一米八的壮汉。壮汉不仅人壮,胆儿也挺肥,趁着老班元旦不和他们过联欢,拎了一打哈啤、两提RIO和好几袋子的良品铺子回了班。
嘿嘿,一群快成年又没成年的屁孩儿,朝前看是山一样的高考,往后看又是神神叨叨的老师家长,这难得没人管着的珍贵时刻,当然要干点儿不一样的事情体会一下成年人的人生嘛。
结果可想而知。
桌上瓶瓶罐罐全都是空的,一群屁崽子嚷嚷着再来。许霁喝了两瓶RIO,有点飘儿,拽着喝了点儿小酒的易烊千玺往外头撸串儿摊子上跑,边跑还边念叨着:“易烊千玺你跑快点儿成不,姐们儿我急着撸串呢。该不会是喝了点儿小酒,跑不赢姐了吧。”
易烊千玺无奈地看着这个耍着酒疯还一丝不差地闯进串儿店的心上人儿,愣是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
“阿姨,来两串儿腰子先!其他的给准备着!”许霁高举起一只手对老板娘喊。
“成嘞!”

两人撸完串串儿也快十一点半了,琢磨着班里那群人应该走得差不多,就回学校去拿书。走半路上,许霁突然就吭了一声:“咱个快不能一起撸串儿了……”
“咋的不能啊,说的跟咱俩再见不着似的。”易烊千玺安慰道。
“欸猴子,我要亲你一口的话你打算咋滴?”
“你干啥呀?”易烊千玺有点儿小不安。
“没咋的,你说啊。”
“看心情呗。”
“那成,我觉着你今天心情挺不错。”说完许霁就跑到易烊千玺面前,踮起脚轻轻一口咬在了他嘴唇上。也许女孩子家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只一秒钟的接触许霁就红着脸跑去了几米开外。
易烊千玺还愣着,直到几秒钟后他反应过来:“啧,真被你猜对了,被你整那么一出我今天的心情简直好到飞起。”易烊千玺看着许霁跑到更远的地方,对着她喊:“你跑个啥!”就冲过去抱着她,捧着她的脸猛亲一顿:“当能和我一起撸串儿一起亲亲的女朋友呗?”

万世椿湫

    我是湫,一个不为人知的天神。我有个青梅竹马,她也是我喜欢的姑娘,她叫椿。

    说起来,我和椿认识有十五六年了吧,总之,椿活了多久,我们就认识了多久。我和椿是一同长大的,可谓看尽了对
方所有的样子。她笑的时候,眼睛里漾起秋波;她尴尬的时候,嘴巴会不自觉呲开;她哭的时候,豆大的泪珠儿源源不断
地从颊上滚过;还有她生气的时候,柳眉一挑杏眼一瞪,就不得不让我屈服。也许应了那句“情人眼里出西施”吧,总之
她所有的模样,我都觉得,很美。

    我喜欢她,心自然为她牵挂。最初发现我喜欢她时,我尚在人间游历。那天大概是人间的庙会或者什么,海岸上灯火
通明,许多人在放礼花。我看着礼花在我头上绽放开来,五彩缤纷,图案也各不相同,可其中的欢乐是同样的。那时我就
在想,要是椿看到了肯定会笑得很开心的,那个时候的她一定超级漂亮。就那时,我才发觉自己对椿的感情何止是亲友如
此简单。

    人间的确漂亮,漂亮得会让很多人乐不思蜀。可我不是。我的心被那条叫做相思的虫子啃噬得残缺不已,而能治好它
的药材只有一味——椿。

    所以我回来了,为了寻找那味药。可惜没多久,椿就要离开了。在椿的成人礼那天,我和椿向嫘祖姐姐借了两匹马赶
去楼里。我记得在路上椿问我:“湫,人间好玩吗?”

    “好玩。”只可惜少了你在我身边。

    “那你怎么回来了?”

    “赶回来参加你的成人礼啊。”我一点都不想错过任何一个于你而言最重要的时刻,我希望你日后回忆起来,会发现
生活的角角落落里都有我。

    我目送着椿离开,开始没来由的担心和害怕。我害怕椿在人间受伤,我害怕椿和他们走散,我更害怕的是,椿再也不
回来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椿终于从人间回来了。可是她就像丢了魂一样,无论我如何戏弄她哄她,她都不屑于搭理我一
声。我刚放下的心又悬起来,担心她是不是受了什么伤,担心她是不是吃了什么苦,可是我不敢问。

    后来的后来,我知道了。椿在回程的途中误撞在了渔民的网上,一个人间的年轻男子救出了她,却被她无意害死
了。椿就是因为这个而魂不守舍,听起来多荒唐。可更荒唐的是,椿竟然用自己的一半寿命向灵婆换回了那人的灵魂,想
将它养大送回人间。要知道,这可是这样违逆天命的事。因此,出于担心,我用我全部的性命换回了椿的另一半寿命,以
保她康健长寿。

    那天早上,我坐在椿房间的顶上,突然听见椿自言自语地说:“我该给你取什么名字好呢?”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不如,就叫鲲吧。”我的突然出现把椿吓得往后一退,她慌张
的样子可爱得让我想笑。

    鲲的名字就这样被定了下来。

    继帮椿给鲲取名之后,我又帮着椿偷偷养鲲。椿妈妈把鲲放生,我就用了一支舞让鼠婆帮忙找了回来。村里小孩无意
中发现了鲲,我就拼命跑着把它藏到了另一个地方。说起来,我也曾经把它放生过,可当我看到椿泪流满面地四处找寻它
甚至还伤了自己的时候,我发现我终究还是狠不下心来。罢了,只要椿幸福就好。

    天怒终究还是来了。这里六月飞雪,海水倒流,引发了严重的山洪,不少族人被冲进水里。椿为了救村里的人赎罪而
将自己融入海棠树牺牲,鲲也没能从我开启的海天之门中重返人间。所幸灵婆守信,救活了椿,我得以送椿和鲲回到人
间。

    最后那天夜里,我看着椿津津有味地吃着我烤的番薯,入了迷。这该是我最后一次见她了吧,无论以后再怎么想她也
再不可能见到了。于是我对她说:“你吃东西的样子真好看。”椿没理我。我继续自顾自的说:“我见过你好多样子,你
高兴的样子,你生气的样子,你尴尬的样子,我都见过。它们都很美。”“湫,我一直把你当我的亲哥哥。”

    椿,这拒绝的话多俗套,俗套得连我这个天神也躲不过。椿,我多想搂住你瘦削的后背,我多想和你一同回家,可我
不行。椿,我忍不住落泪,不是因为我被你拒绝,而是从今天起,我再也无法守护在你身边。

    椿,我看着你送走鲲时伤心落泪,你却不知我在为即将离开你而悲哀。“椿,快过来!牵住我的手,我送你去人
间!快!没时间了!”我用尽全身力气对你喊,“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跳!”

    一……二……三……

    椿,我好想像现在这样握住你的手,再也不松开。椿,我好喜欢看你喊我名字的样子,喜欢你替我着急的样子,喜欢
你在意我的样子。

    椿,我爱你。世人皆说爱恨相生,所以我也恨你。我恨多少年来,你对我的感情不闻不问,恨我爱你而你不知。你以
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你接受的是天神的爱!只是那又怎样,你终究不在乎。

    椿,请让我化作落叶,护送你去人间。我将化作人间的风和雨,设法护你周全。椿,记住,人世险恶,你一定要照顾
好自己,一定要和鲲永远幸福下去。

    椿,再见了。待重头,我必追随你千秋万世。

NEVER FORGET U

七月上: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sendo:

转自微博。

忍不住了。
必须发一下。

VAPP直播。
在宿舍。
相框里是五个人的照片。
南的牙缸牙刷还在那摆着呢。
这一点点糖好吃到哭。

winner还是winner。只不过换了方式。
一直慢慢的陪在你们身边。

佳人何倾城①

    众人皆知唐明皇得妃杨太真,却忘梅妃江采萍。
    我同情她,或因她喜欢我,或因她封号里有我。不错,我是株梅树,御花园中开得最盛的美梅树。
    初见江氏时,她尚是采选的秀女之一。那日阳光正好,春花绽放,众女纷纷前去赏牡丹,独她朝我走来。那时我花早已凋谢,她却一眼认出我:“好一株不凡的红梅树。”她喃喃,“纵使形小,香飘十里,傲然风中,无畏霜雪。”那一次,我记下了她,那个注定不寻常的女子。


——————————不定期更新,陆陆续续发完会有完整版——————————————————————————

不知道这会不会成为温拿最后一张合照了…💔💔💔💔💔💔💔
虽然南南的退团让我哭了好几天,但是我还是希望南南可以好好的,病一定要早点好起来❤不管你会不会再回到WINNER和IC们的身边来😭😭😭😭😭
南南加油❤我会继续爱着WINNER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