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兮归

壚邊人似月
皓腕凝霜雪

随笔,屈原相关。大学语文作业。

我挺喜欢灵均的。即使可能对他的了解并不是特别深,即使在背《离骚》的时候被拗口的辞作给弄得有点烦,可我还是喜欢屈原,甚至有点喜欢的莫名其妙。

或许我是喜欢他辞中的香草美人吧。兰草、芷草、杜若以及许多其他东西,让我觉得屈原的辞赋是有香气的,屈原本人也是有香气的。《九歌•山鬼》的开篇我十分喜欢:“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我没亲眼见过薜荔、女萝又怎样,屈原简简单单四短句就足以让我被身披草木的山鬼所臣服。

又或许我是喜欢那口口相传的、辞中的屈原的傲骨吧。“知前辙之不遂兮,未改此度。车既覆而马颠兮,蹇独怀此异路。”我相信屈原的辞中或多或少都有他对美好政局的希冀的,所以即使《九章•思美人》中的这句看似不辞辛劳追求美人的句子,也包含有他刚直追求政治清明、九死未悔的傲气。还有《橘颂》中那句“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兮”,少年灵均的志气,也令我有些可望不可及。

又或许我就是单纯喜欢他的辞句吧,喜欢他辞句里毫不掩饰、直接纯粹的高洁。“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或许有人不屑,这人未免太狂妄了点,可我看见的,是正则身上干净的高洁。

有关屈原的画作,最常见的当属屈原流放图,形容枯槁,躯体瘦削。可我眼中的屈原,英俊,高大,有气节,是举世不可多得的男子。


行为端正,头脑清醒。
大家各自安好。

浪完以后想起自己还没更文。。。

再等我个十几天,等我和烊烊儿一起从高考考场出来(๑òᆺó๑)
最近手好痒,想写一个素人烊烊儿,老干部,也会做点简单的食物,慢热,像千儿妈妈说的那样打算让他成为一个舞蹈老师的那种角色,不从女主的角度,而是从偏烊烊的角度来叙述故事,大概就叫《北有佳人》了,please wait for me

我不求新的一年里又有多少人能够喜欢上他,只希望易烊千玺能够被2018好好对待,考上自己心仪的大学,不要再有太多人因为自己的偏见而否定他的好。
提前祝烊烊成年快乐了。

千我超短小剧场

来自旁友生日party的脑洞
————————————————————

班里有人过生日,寿星买了个大蛋糕和同学一起庆祝。许霁和易烊千玺也跟着和他们闹腾。
原本都还正正经经地分着蛋糕,结果不知道谁嚷嚷着要把奶油糊到寿星脸上并且付诸了行动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切蛋糕了。许霁和易烊千玺在一旁端着蛋糕看着他们打闹,然后笑着笑着……易烊千玺就被糊了满脸的奶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许霁在旁边笑到不行,丝毫没看见易烊千玺逐渐变黑的脸,“哈哈哈哈哈……我去!”许霁笑不下去了。易烊千玺那小王八蛋趁着她笑的时候一手抓起一坨奶油,然后一股脑地糊了她一脑袋。
“易烊千玺你丫给我站住!!!”许霁端着两盘蛋糕追着易烊千玺跑,却怎么也追不上那猴子。她气得把左手的蛋糕往易烊千玺那边一扔,“啪”,易烊千玺左边脸上全是奶油,头发上也沾了些。然后她右手一扔,易烊千玺就被奶油正面up了,奶油撞到他身上的时候爆开,炸了他一身。




玩了好久好久,大家都闹够了,教室里所有的纸巾也被扫了个差不多。易烊千玺看着身上被炸得像斑点狗一样的校服,叹了口气,认命地去厕所洗脸。
等他回来以后,许霁早已经干干净净地坐在他后面,一点不像刚才疯过的人。
易烊千玺脱下外面的校服,对着许霁叹口气:“我去,这我今天刚换的校服,我昨天才洗的头。”他一边抱怨着一边用纸擦着脸上的水。
“哈哈哈叫你搞我。”许霁笑,“那什么,你这儿还没洗干净。”说着她比了比自己的耳朵。
“这儿?”易烊千玺擦了擦,结果没擦到地方。
“不是,这儿。”许霁又比划了一下。
易烊千玺看着面前的人胡乱比着,又不知道到底是哪儿,就直接把纸巾递了过去,然后自然地转了个方向等许霁帮他擦。
许霁那叫一个一脸懵逼。卧槽你又撩我,我晚上还想写作业呢哥。
结果还是老老实实地给易大爷清理着奶油。
一下,两下,三下……她手抖着给他擦干净了耳朵,要擦头发了。
顺着毛,一下…两下……我去怎么擦不掉(´°̥̥̥̥̥̥̥̥ω°̥̥̥̥̥̥̥̥`)许霁躲着哭。
逆着毛,一下…两下……头发一点点被纸巾撩起来,露出一点点头皮。卧槽好苏,怎么就干净了,我还没看够呢。许霁继续哭。



结果那一整个晚自习许霁愣是什么作业也没写,脸一直通红。

今天上午滴眼药水,我同桌正在和别人互相伤害。
我朋友正好也在看。
然后我就对她笑了一下,然后——
她也是没管上课铃响,愣是从座位上跑出来看我。
她坐靠墙的地方,出来要经过两个人。然后她要是要来我这里,还得从讲台上过。
她跑过来看我好久,冒出一句:“你是滴眼药水了是啵?”
“嗯。”
“妈的老子还以为你哭了。”

我谢谢前几辈子的我一直干好事,让我交到这么个好朋友。
我三生有幸。

千我超短小剧场

易烊千玺和许霁结婚两年以后,终于发现怀上宝宝了。
那啥,事情是这样的……

一大早,易烊千玺搂着怀里软绵绵的老婆,打算着要开始他的“恩爱从早晨开始”的大计,结果才几个深吻下去,许霁就突然推开他说:“我觉着不成。老公,我们得为我肚子里的这个娃着想,不能让它看到啥不该看的玩意儿。”好家伙,一听自个儿老婆说肚子里有宝宝,他激动地连那啥也不想了,捞起手机就用微信给所有人发了个“老子有后了!!!”,就连自家老婆都没放过。

那接下来的好几个月里,许霁那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怀孕的人脚肿起来挺正常,但是在易烊千玺眼里那可就不正常了:“医生,那什么,我老婆脚怎么肿起来了啊,要紧吗?是不是需要按摩啊?怎么办啊?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吗……”总之许霁是不能理解,孕妇的正常生理反应在他眼里咋的就成绝症了。不过就算他成天紧张兮兮看得她挺烦,但至少从怀孕到临盆我愣是一点家务都没做。

生宝宝那天,易烊千玺本来好不容易说服医生让自己进去陪着老婆,结果他一边牵着自己老婆的手让老婆别紧张,一边自己抖的跟个筛子似的,最终还是被医生一句“家属要不要考虑出去一下,我们工作很不方便”给赶出了手术室。

几个小时以后先出来了一个医生,对着外面的易烊千玺说:“恭喜你,是个小千金。”
易烊千玺可算松了口气。

许霁醒的时候,自己已经在病床上了,易烊千玺正在旁边逗女儿玩。“老公,我要看看孩子。”
易烊千玺听见老婆醒了,老激动了:“老婆醒啦?辛苦我老婆了,给我生了个小姑娘。”说着就把孩子推到了床边。“要不然就叫易容与怎么样,‘聊逍遥兮容与’,让宝宝生活得逍遥自在,好不好?”
许霁瞥了眼小孩儿,又看见易烊千玺:“唉,我可算是失宠了。”
“谁说的?在我心里老婆最大。”
“You swear?”(你发誓?)
“I swear.”(我发誓。)

千我超短小剧场

企图用千我小段子炸出乃们的我(◍•ᴗ•◍)ゝ
——————————————————————————————

许霁和易烊千玺认识老久了,关系也是贼极好,按着许霁本人的话就是“就算咱俩性别不同又咋的了,上课作业绯闻八卦两普印度……管他啥玩意儿都不能阻挡我们这两颗想要放学一起撸串儿的心。”这话说的是不错,不过放谁眼里都晓得许霁心里有个独一无二的易烊千玺。

高三了。高中最后一次元旦联欢晚会。
负责采买零食的是生活委员,一个快一米八的壮汉。壮汉不仅人壮,胆儿也挺肥,趁着老班元旦不和他们过联欢,拎了一打哈啤、两提RIO和好几袋子的良品铺子回了班。
嘿嘿,一群快成年又没成年的屁孩儿,朝前看是山一样的高考,往后看又是神神叨叨的老师家长,这难得没人管着的珍贵时刻,当然要干点儿不一样的事情体会一下成年人的人生嘛。
结果可想而知。
桌上瓶瓶罐罐全都是空的,一群屁崽子嚷嚷着再来。许霁喝了两瓶RIO,有点飘儿,拽着喝了点儿小酒的易烊千玺往外头撸串儿摊子上跑,边跑还边念叨着:“易烊千玺你跑快点儿成不,姐们儿我急着撸串呢。该不会是喝了点儿小酒,跑不赢姐了吧。”
易烊千玺无奈地看着这个耍着酒疯还一丝不差地闯进串儿店的心上人儿,愣是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
“阿姨,来两串儿腰子先!其他的给准备着!”许霁高举起一只手对老板娘喊。
“成嘞!”

两人撸完串串儿也快十一点半了,琢磨着班里那群人应该走得差不多,就回学校去拿书。走半路上,许霁突然就吭了一声:“咱个快不能一起撸串儿了……”
“咋的不能啊,说的跟咱俩再见不着似的。”易烊千玺安慰道。
“欸猴子,我要亲你一口的话你打算咋滴?”
“你干啥呀?”易烊千玺有点儿小不安。
“没咋的,你说啊。”
“看心情呗。”
“那成,我觉着你今天心情挺不错。”说完许霁就跑到易烊千玺面前,踮起脚轻轻一口咬在了他嘴唇上。也许女孩子家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只一秒钟的接触许霁就红着脸跑去了几米开外。
易烊千玺还愣着,直到几秒钟后他反应过来:“啧,真被你猜对了,被你整那么一出我今天的心情简直好到飞起。”易烊千玺看着许霁跑到更远的地方,对着她喊:“你跑个啥!”就冲过去抱着她,捧着她的脸猛亲一顿:“当能和我一起撸串儿一起亲亲的女朋友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