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兮归

壚邊人似月
皓腕凝霜雪

无题〈1〉

楔子
  “吱呀——”易烊千玺推开略老旧些的红木门,眯着眼看着天空。
  “你好。我是你的邻居,请问怎么称呼?”轻轻柔柔的女声。
  易烊千玺诧异地看着突然冒出的女生,小小的鼻尖冻得通红,脸颊也一片粉嫩。“你好。我叫易烊千玺,火字旁加一个山羊的羊,千就是你想的那个千,玉玺的玺。”
  “你的名字真奇怪。”女生一笑眼睛就眯了起来。“我叫伊楠。”
  “南方的南吗?”
  “不啊,楠木的楠。”
  ……


叁月
  一大早,易烊千玺就听见四合院子里“乒乒乓乓”的一阵响。他不耐烦地翻身看了眼床头柜上搁着的闹钟,才七点半不到,可外头糟心的噪声却依旧没停下来。易烊千玺索性起身下床,随性地用手撩拨了一下头发,打开窗观察院子里究竟在搞什么。
  没一会儿伊楠从房里出来了,穿着一套牛仔色的休闲装。她对着他粲然一笑:“早上好,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挑挑被刘海遮住的眉毛:“嗯,伊楠,早上好。一大早你这是在干什么呢。”
  “去附近的公园种树。”
  “怎么会突然想到要植树,中奖了?”
  “哪里,今天是植树节啊,3月12。”
  “需要我帮你的忙吗?”
  “求之不得。”
  ……
  “啊……”伊楠看到公园里处处都是在种树的人,不免心灰意冷:“这么多人,去哪儿种啊。”
  “跟我来。”易烊千玺提起工具往一边走。没多久伊楠就发觉人群逐渐稀疏了,再过一会儿她就到了一片无人的宽阔土坡。“易烊千玺,咱就在这儿种树呗。”
  “成。”
  结果一上午下来,伊楠也就是帮着扶扶树、踩踩土什么的,但是说着来帮忙的易烊千玺,一口气种下了两三棵树,累的喘粗气。
  “易烊千玺,你先回去洗个澡,中午来我这儿,我下厨犒劳你。”
  伊楠手脚利落地择洗完四季豆以后,把四季豆往漏篮里一扣,就开始切已经解冻的肉。她把四季豆倒入五成热的油锅中,等四季豆被炸成虎皮状再倒进炒好的肉末和香料。
  伊楠才把四季豆端出去,就听见门口一句“动作真快”,她抬头才发现易烊千玺站在门口,连忙叫他进来:“头发这么湿?”
  “嗯哼。”
  “吹风机在电视机底下的柜子里,自己拿。”伊楠匆忙转过身进了厨房,又炒了一份蒜苗扇贝炒鸡蛋,顺带着打了一份紫菜肉汤就算是午餐了。
  “好丰盛啊。”易烊千玺直勾勾盯着桌上的菜,“我要开动啦。”
  “今天谢谢啊。”伊楠看着对面吃得心满意足的易烊千玺。
  “不用不用,值啦。”


肆月
  “哈……”易烊千玺打着哈欠出了门,瞧见伊楠拿着桃花枝优哉游哉地从大门溜达进来。“呦,伊楠,好兴致啊,这花哪儿摘的?还挺漂亮。”
  “就在胡同尽头咯。早上闲着无聊去散步,正好瞧见那棵桃树上花开的还挺盛,就折了几枝。”伊楠边说边晃晃手里的花枝,一点也没有折了路边的花以后的不好意思。

  早上她站在那树底下,仰头看着紧挨着花枝绽放的粉嫩的桃花,又想起幼时妈妈最喜在春日里集了桃花瓣酿桃花酒煮桃花羹。可自打十一岁以后她再没尝到过妈妈做的桃花羹,甚至没再见到过她。一阵风扬过去,树上的桃花不情不愿地飘落下来,又让她想起小时候自己对着桃树树干踹一脚再迅速冲进桃花雨里旋转的幼稚行为。她笑着回神,攀下几根花枝,又装了两口袋才落不久的新鲜花瓣。

  “嘿,给我沾沾香气,说不定还能走桃花儿。”
  伊楠抬起眼皮瞅他一眼,径直回了自己房间。她把桃花从枝上摘下来放进洗干净的盆里,一片片仔细清洗,后又捞起洗干净的桃花,铺开在窗台的塑料袋上晒。

  几天以后的一个周末,伊楠一大早上就腻在厨房里。先是找出两个碗把淘完的薏米和糯米装起来用凉水泡着,又分了三个盛了凉水的碗浸一些枸杞、百合还有莲子。接着她又泡了几朵银耳,最后用温水泡了点之前她晒干的桃花。干是这一早上她愣是没出门半步。
  等到差不多,她把控干了水分的米、莲子、枸杞、百合还有银耳放进锅里加些红糖用大火煮开,再调了小火炖上一个半小时。最后她把同样控了水的桃花放进锅里炖半个小时就起了锅。

  易烊千玺是在下午两点多被饿醒的——其实他之前醒过,是被伊楠给吵醒的,但不久又睡下了。可这回,他是硬生生被破窗而来的香甜给饿醒的,自然睡不着了。
  他敲敲伊楠家的门,问她还有没有中饭,他刚睡醒担心外面的快餐店关了门。
  伊楠听见敲门声的时候她正刚盛了小半碗桃花羹,她还来不及放下碗就直接端着粥开了门。结果她就听见他可怜兮兮地找她蹭饭吃。
  伊楠一脸诧异,自己才刚做好没多久他就来了,真是神算。她心里念着上个月他帮她忙的事儿,就侧身请他进了门。
  半个小时以后,易烊千玺酒足饭饱地坐在餐桌旁边撑着腰。
  “易烊千玺……”
  “叫千玺就好,四个字听着累人。”
  “那……千玺,还要不要?”
  “不用了,谢谢你啊。谢谢你肯收留我。你的厨艺……”易烊千玺没有说出来,只比了个大拇指给她。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