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兮归

壚邊人似月
皓腕凝霜雪

无题〈2〉

伍月
  最近几天易烊千玺都不在家,伊楠记得他说自己要去重庆那边出差,临行前还把他家的仙人球儿交付给了自己。“你不用天天给它浇水,大概三四天一次就差不多了。有太阳的时候记得让我兄弟出来晒哂。”伊楠当时听见他认一仙人球当兄弟,又忍不住回他个白眼。
  “嘿,你白谁呢。照顾好咯,回来有赏赐。”
  “谁稀罕。”
  ……
  无论如何,他的仙人球最终还是归得她顾着。

  那天后没几天,伊楠就直觉着嗓子难受得紧,有时还痒痒得想咳嗽。她取出水果刨削去雪梨的皮儿——说起水果刨,她还记得之前因为像握笔一样地拿刨子而被易烊千玺嘲笑过一通。她至今没搞懂那样拿究竟有什么好嘲笑的。
  她把细白的雪梨切成块,放进不锈钢的汤锅里,又放了些被邻家小孩们讨要得所剩无几的小块冰糖,倒了些桶装纯净水进去,就合盖搁在电磁炉上煮着。
  须臾,锅里的梨汤沸腾了。伊楠用汤匙在锅里搅了一下,就关了火直接端着烫手的锅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慢悠悠地边看肥皂剧边喝。
  可喝着喝着,伊楠就停下来了。她看看锅里的汤,里面的梨块变软了,冰糖也化得不见踪影,可是她偏生尝不出多少甜味。她放下勺子,去厨房里取了一小碟白绵糖,边往锅里撒边搅拌,时不时尝上一口。直到她觉得甜味够了,方才停了手。
  等伊楠一边笑着看电视,一边喝完了锅里的梨汤以后,她才猛的想起自己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给易烊千玺的仙人球浇浇水了。这仙人球若是自己的便也罢了,可这毕竟是别人的,要是人家出去的这几天就把别人的仙人球给养死了,那也不好交代不是?
  想到这里,她腾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却不是去给仙人球浇水,而是……去洗锅。
  她先用锅接了些自来水,然后拿着锅晃荡一下,就把洗了锅的水顺手倒进了旁边的仙人球里。
  她之前并没察觉,继续洗锅时才觉得不大对劲。她不安地转过头去看一旁的仙人球——果然,盆栽里的土湿得彻彻底底。伊楠见状大囧,连手都没有来得及擦,就赶紧把仙人球搬去四合院里晒太阳,只祈祷仙人球不会就这样死掉,不然的话,她也不好和易烊千玺交代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