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兮归

壚邊人似月
皓腕凝霜雪

南有乔木(一)

  我叫易烊千玺,今年28岁,性别男,是一个组合的舞担。

  我们那个组合原本是一个少年组合,但如今我们已经出道15年了。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我也再不好意思,把少年组合几个字说出口,与其说是少年组合,倒不如说是,男子组合。

  今天下午赶完通告以后,队长把我和另一个队友赶出来,美名其曰让我们买些东西晚上办庆功宴,还说什么介绍几个人给我们认识认识。我和队友怎么可能不知道队长是什么意思。我们这都老大不小了,距离当年答应粉丝不谈恋爱的年龄也挺久了,现在却没有一个成了家的,队长好歹还找了个女朋友来谈谈,我和另一个队友却还是只身一人。不为别的,队长起码要为他和女朋友的二人世界着想吧。

  既然队长都说了要办庆功宴,那么我和队友自然也不敢怠慢。我们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终于小心翼翼的走进了超市里面。事实证明,伪装很成功,并没有人认出我们俩。只是后来在收银台付钱,我把包里的信用卡递给收银员时,她盯着我的手尖叫了一声“易烊千玺”,人群就开始沸腾,就有人不断往我们俩身边挤。我哪还敢抬头,只忙着叫队友和我一起装好东西匆匆忙忙逃出超市。

  “我的个天,我们这都打扮成这样了,他们还能认出来。千玺,看来她是你的死忠啊。”队友气喘吁吁地坐在车子里喘气。“你说超市到停车场也不远,提着这些东西跑起来还真累。”

  我一边喘气一边看着他,还没来得及缓过神来就被他身后车窗外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女人的脑袋给吓了一跳。那女人穿着一身套装一直在敲窗玻璃,即使我们打了手势表示不能给她签名她也还是没停下来。队友大概被急促又乱糟糟的敲窗的声音吵烦了,就拧了一下驾驶座的钥匙示意我直接开车走人。那女人估摸着看见了他的动作,开始在车外大喊:“喂!你们两个,把我唇彩还给我!”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