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兮归

壚邊人似月
皓腕凝霜雪

万世椿湫

    我是湫,一个不为人知的天神。我有个青梅竹马,她也是我喜欢的姑娘,她叫椿。

    说起来,我和椿认识有十五六年了吧,总之,椿活了多久,我们就认识了多久。我和椿是一同长大的,可谓看尽了对
方所有的样子。她笑的时候,眼睛里漾起秋波;她尴尬的时候,嘴巴会不自觉呲开;她哭的时候,豆大的泪珠儿源源不断
地从颊上滚过;还有她生气的时候,柳眉一挑杏眼一瞪,就不得不让我屈服。也许应了那句“情人眼里出西施”吧,总之
她所有的模样,我都觉得,很美。

    我喜欢她,心自然为她牵挂。最初发现我喜欢她时,我尚在人间游历。那天大概是人间的庙会或者什么,海岸上灯火
通明,许多人在放礼花。我看着礼花在我头上绽放开来,五彩缤纷,图案也各不相同,可其中的欢乐是同样的。那时我就
在想,要是椿看到了肯定会笑得很开心的,那个时候的她一定超级漂亮。就那时,我才发觉自己对椿的感情何止是亲友如
此简单。

    人间的确漂亮,漂亮得会让很多人乐不思蜀。可我不是。我的心被那条叫做相思的虫子啃噬得残缺不已,而能治好它
的药材只有一味——椿。

    所以我回来了,为了寻找那味药。可惜没多久,椿就要离开了。在椿的成人礼那天,我和椿向嫘祖姐姐借了两匹马赶
去楼里。我记得在路上椿问我:“湫,人间好玩吗?”

    “好玩。”只可惜少了你在我身边。

    “那你怎么回来了?”

    “赶回来参加你的成人礼啊。”我一点都不想错过任何一个于你而言最重要的时刻,我希望你日后回忆起来,会发现
生活的角角落落里都有我。

    我目送着椿离开,开始没来由的担心和害怕。我害怕椿在人间受伤,我害怕椿和他们走散,我更害怕的是,椿再也不
回来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椿终于从人间回来了。可是她就像丢了魂一样,无论我如何戏弄她哄她,她都不屑于搭理我一
声。我刚放下的心又悬起来,担心她是不是受了什么伤,担心她是不是吃了什么苦,可是我不敢问。

    后来的后来,我知道了。椿在回程的途中误撞在了渔民的网上,一个人间的年轻男子救出了她,却被她无意害死
了。椿就是因为这个而魂不守舍,听起来多荒唐。可更荒唐的是,椿竟然用自己的一半寿命向灵婆换回了那人的灵魂,想
将它养大送回人间。要知道,这可是这样违逆天命的事。因此,出于担心,我用我全部的性命换回了椿的另一半寿命,以
保她康健长寿。

    那天早上,我坐在椿房间的顶上,突然听见椿自言自语地说:“我该给你取什么名字好呢?”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不如,就叫鲲吧。”我的突然出现把椿吓得往后一退,她慌张
的样子可爱得让我想笑。

    鲲的名字就这样被定了下来。

    继帮椿给鲲取名之后,我又帮着椿偷偷养鲲。椿妈妈把鲲放生,我就用了一支舞让鼠婆帮忙找了回来。村里小孩无意
中发现了鲲,我就拼命跑着把它藏到了另一个地方。说起来,我也曾经把它放生过,可当我看到椿泪流满面地四处找寻它
甚至还伤了自己的时候,我发现我终究还是狠不下心来。罢了,只要椿幸福就好。

    天怒终究还是来了。这里六月飞雪,海水倒流,引发了严重的山洪,不少族人被冲进水里。椿为了救村里的人赎罪而
将自己融入海棠树牺牲,鲲也没能从我开启的海天之门中重返人间。所幸灵婆守信,救活了椿,我得以送椿和鲲回到人
间。

    最后那天夜里,我看着椿津津有味地吃着我烤的番薯,入了迷。这该是我最后一次见她了吧,无论以后再怎么想她也
再不可能见到了。于是我对她说:“你吃东西的样子真好看。”椿没理我。我继续自顾自的说:“我见过你好多样子,你
高兴的样子,你生气的样子,你尴尬的样子,我都见过。它们都很美。”“湫,我一直把你当我的亲哥哥。”

    椿,这拒绝的话多俗套,俗套得连我这个天神也躲不过。椿,我多想搂住你瘦削的后背,我多想和你一同回家,可我
不行。椿,我忍不住落泪,不是因为我被你拒绝,而是从今天起,我再也无法守护在你身边。

    椿,我看着你送走鲲时伤心落泪,你却不知我在为即将离开你而悲哀。“椿,快过来!牵住我的手,我送你去人
间!快!没时间了!”我用尽全身力气对你喊,“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跳!”

    一……二……三……

    椿,我好想像现在这样握住你的手,再也不松开。椿,我好喜欢看你喊我名字的样子,喜欢你替我着急的样子,喜欢
你在意我的样子。

    椿,我爱你。世人皆说爱恨相生,所以我也恨你。我恨多少年来,你对我的感情不闻不问,恨我爱你而你不知。你以
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你接受的是天神的爱!只是那又怎样,你终究不在乎。

    椿,请让我化作落叶,护送你去人间。我将化作人间的风和雨,设法护你周全。椿,记住,人世险恶,你一定要照顾
好自己,一定要和鲲永远幸福下去。

    椿,再见了。待重头,我必追随你千秋万世。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