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兮归

壚邊人似月
皓腕凝霜雪

今天上午滴眼药水,我同桌正在和别人互相伤害。
我朋友正好也在看。
然后我就对她笑了一下,然后——
她也是没管上课铃响,愣是从座位上跑出来看我。
她坐靠墙的地方,出来要经过两个人。然后她要是要来我这里,还得从讲台上过。
她跑过来看我好久,冒出一句:“你是滴眼药水了是啵?”
“嗯。”
“妈的老子还以为你哭了。”

我谢谢前几辈子的我一直干好事,让我交到这么个好朋友。
我三生有幸。

评论